快速编织锁子甲方法
首頁|時政|熱點|法治|社會|城事|三農|房產|汽車|旅游|美食|教育|衛生|商業|財經|文化|娛樂|歷史|收藏|公示公告|網絡電視|網絡問政|手機廣視網
參政議政點擊進入
您當前所在位置:駐馬店廣視網>收藏> 正文
分 享 至 手 機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時間:2019-06-05 16:10:23來源:中國收藏網點擊量:6012

 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走進張凌超藝術館

河南滎陽地處中原,文化底蘊深厚,自古人杰地靈,名家薈萃,孕育了法家鼻祖申不害、禪宗二祖慧可、唐代詩書畫三絕鄭虔、文學大家劉禹錫、李商隱這些先哲。成長和工作在滎陽的張凌超先生是一位具有獨立學術品格的畫家,他把多年來精心創作的胡楊和描繪家鄉的100幅國畫作品無賞捐獻給滎陽人民,2015年被評為感動滎陽十大楷模人物之一。為此,滎陽市人民政府專款建立了滎陽美術館暨張凌超藝術館。藝術館在風景秀麗的禹錫園里,四層仿古中式建筑,中國傳統的文化神韻和清新的藝術風格,在這里顯現。藝術館長期展示張凌超捐贈的國畫作品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張凌超,1941年生,河南省滎陽市人。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山水畫研究班、中國藝術學院教授、國家一級美術師、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胡楊藝術研究院院長、河南省滎陽書畫院院長。出版有《張凌超畫集》、《張凌超山水畫精品集》、《張凌超山水新作》、《中國近現代名家張凌超畫集》、《名家風范張凌超中國畫解析》、《當代實力派名家收藏研究》、《怎樣畫胡楊》、《中國高等美術院校教學范本精選》、《榮寶齋畫譜》、《故官博物院館藏精品選》、等十幾部專集。自2000年至今,先后十八次帶領學生深入我國新疆、內蒙、甘肅等胡楊生長分布的幾十個地區,考察、研究、體驗、感悟、采風。十幾年來創作了《春之韻》、《夏之歌》、《秋之賦》、《冬之魂》、《天人合一、天地和諧》等五個篇章胡楊系列作品一百余幅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新枝》68×138cm

生命的象征

——張凌超的胡楊作品

徐恩存

畫家張凌超,從藝數十年,術業專攻胡楊的水墨表現,在悠悠歲月的磨礪中,其藝術已漸入佳境。畫家以筆走龍蛇、樸拙厚重的筆墨語言與韻致,營造了天地之間的生命景觀與精神象征,在形式與內涵的表達中,突顯了胡楊樹的個人化的情緒性和生命感悟,在“以技入境”的求索中漸行漸遠,步步登臨,筆下展現出大自然的偉力和不屈不撓、巍然挺拔的英雄悲劇主義精神。

說到底,畫家表達的乃是,胡楊樹所承載的生命象征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風云突變》100×240cm

作品表明,“以技入境”是張凌超始終不渝的藝術追求,在這個磨礪與錘煉的過程中,他的生命與藝術同時得到升華,他獲得了新視點、新出發點和精神高度。顯而易見的是,在力求情真意切、形神俱足、氣韻生動與“筆墨當隨時代”的寫意表現中,透示出畫家勤學而敏思、苦心以經營的特點;實際上,面對“生命的象征”這一課題,并深入其內給以完美解答,必然要求畫家應具有較高學識與修養,具有寬廣坦蕩的胸懷,學者素質,并始終保持創作激情與藝術創造精神,張凌超的努力,在這一點上得到充分的表現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蒼穹茫茫》96×180cm

顯然,張凌超在當代文化語境喧囂與躁動的氛圍中,難以尋找到最親近和最信賴的藝術語言,在這個時代,需要的是,獨立思考和銳意創造;因此,作為當代畫家,張凌超的可貴之處在于,在歷史巨變與時代轉型的紛紜背景中,他立定精神,不為亂象所動,奮力謀求個人藝術語言的整體性效果,為此,在中國畫平面空間表現中,他吸收了三維空間寫實表現的某些手法,并分寸得當地融入了明暗與光線要素,使筆下胡楊更具視覺震憾力與強大體量感,并在長線、短線和曲線的結合與變化中,演繹出胡楊樹干的質感和內涵,在從造型到意象刪繁就簡的過程中,他以宋范寬的《溪山行旅圖》為語言資源,提取并強化了“點皴”,使之成為自己的筆墨特點,并在元黃公望《富春山居圖》中,擇取了長線的運用,成為他“長線皴”的美言源頭,而王蒙的《青卞隱居圖》、《春山讀書圖》等,又給了他“曲線皴”、“螺紋皴”的啟發;明董其昌、沈周、文征明以及徐渭等的點、線、墨色的自由演繹,都對畫家的“魚鱗皴”、“網紋皴”、“渦紋皴”、“龜紋皴”的創造與運用,提供了極大的提示與啟迪;清石濤、四王、四僧,以及近人黃賓虹、陸儼少、李可染等大師的用筆用墨,乃至點線技法等,都對其疤痕皴、劈柴皴、綜合皴的思考、創造與應用提供了有益的啟悟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生命的贊歌》180×80cm

前人的經驗、筆墨運用與語言創造、廓清了張凌超的創作目標與審美理想,使他得以打破“畫地為牢”的藩籬,在精神自由中,喚起了創造的激情,理解并運用中西藝術的理念、方法與表現的異同,得以有分寸的引入、融合與吸收,使自己的藝術得到豐富。因此,多種皴法的綜合運用,使張凌超筆下胡楊樹突破了“形似”的特點,在蒼潤兼具、形神兼備中,盡顯了倔強、崢嶸、偉岸、大氣的特點與品格,而意象與造型的結合,不但增強了畫面的節奏、韻律與力度的表現,還突出了其“生命象征”的審美意境與張力,這使得張凌超的胡楊樹的風姿神韻,既不同于五代巨然《萬壑松風圖》、宋李唐《萬壑松風圖》中松樹,又不同于近人黎雄才、付抱石筆下松樹的風骨氣象,更不同于俄羅斯巡回畫派畫家希什金、列維坦的松樹與橡樹造型,這是張凌超自己的心象創造,這些矗立在西部荒漠中的胡楊樹是他情懷的表現,是他理想的外化,是他對人生的由衷感受與體驗的結果,是他心目中崇高與神圣的化身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堅守》68×138cm

有品格的畫家,筆下的藝術形式、語言表達必定深具個人洞見,既有敏銳的藝術感覺,也有自覺的創造意識,他能將感性認識與理性分析恰切地平衡在畫面中,使作品成為血肉豐滿的生命象征,并耐人尋味、耐人體悟、發人深省,令人感奮;這是因為,物質的作品與精神的內涵互為依賴、合于一體,作品中的點、線、面及墨色因此飽含著情思、品質和生命密碼。

張凌超的胡楊樹作品,與時代氣息息息相關,與生命理想和生命追求緊密聯系,這使得他得以在具體環境、具體場景中營造具有生命活力與詩意的胡楊意象,畫家的藝術創造因而始終呈現為生機郁勃、活力不衰的生命形態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中流砥柱》160×500cm

不難看到,在數十年的歷煉中,成熟了張凌超的藝術,他的繪畫藝術形成了開放式的自我格局,視角獨特、不落俗套、獨出機杼、自成風范,風骨氣韻如山呼海嘯、波瀾萬丈,平實中見悲壯,樸拙中見蒼茫,筆力豐厚,寄托深遠;素樸的筆墨與近乎寫實的語言,包含著畫家對生命的喟嘆,這樣的藝術形式與語言,注解著現實世界與精神世界之間隱秘而復雜的關系。

事實上,在胡楊樹的意象營造中,展示的是畫家不同凡響的包容能力、吸收能力、創造性智慧和藝術表現力,以及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和對亙古不朽生命精神的景仰,隱喻著生命流轉中永恒的精神存在,在這里,胡楊樹超越了筆墨與物態的意義,更加厚重遼遠,且體量龐大,張力彌漫,成為生命綿延與永恒的回聲,與此同時,畫家則以自己認知的寬廣和堅韌,出色地完成了對自我和世界的雙重表現與謳歌!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仰天長嘯》96×180cm

融入自然,貼近生命,由此完成對生命象征命題的闡釋,這是我們對張凌超藝術的概括;因為,一切藝術,乃至其藝術形式,從根本上說,都是生命的承載與象征;而草木枯榮,人事代謝,盡在這一開一合中,世間的動靜冷暖,往來生滅等流轉運行,無不投射到精神的屏幕上,呈現于形而上的映象之中。

生命精神及其象征,正是在形式、語言的開合聚散中周行不殆的。

在畫家張凌超那里,胡楊作為創作意象,不僅是技術與手法層面上的言說,也是心緒的釋放,它承載著精神的記憶與向往;它更是一種呼喚,一種生命的出發點,啟迪我們從這里回歸到永恒精神存在的根部,進而成為一種深邃無垠的存在,它的一切都凝聚在靜穆與沉默的胡楊樹之中。

張凌超用畫筆謳歌胡楊,乃是對生命的敬畏與禮贊!

本文作者徐恩存系著名藝術史論學者,美術評論家,美術批評家,《中國美術》,《美術觀察》主編。

2016年12月于北京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戈壁之魂》120×366cm

荒漠深處的甘泉

——著名畫家張凌超“胡楊山水”藝術賞析

美術評論家 李克儉

作為一個有藝術思想、有審美理想、有探索精神的老一輩藝術家,張凌超的胡楊山水藝術創作,見證和彰顯了一種當代山水藝術命題:山水題材的獨特發掘與開采,是藝術家尋找“荒漠深處甘泉”的生命歷程。

在當代中國山水畫家中,以胡楊山水作為入畫題材,胡楊山水畫家張凌超先生,無疑是一個艱辛探索者和佼佼者。張凌超先生的胡楊山水畫作品,已經不是局限于傳統意義的技法臨古、摹古的胡楊山水,而是具有時代人文精神、盛唐文化氣象、魏晉文學風骨、宋明書畫意境的特色山水;作品的深度,可謂思接千載,神游萬里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欲曉》68×138cm

張凌超從傳統山水文化中找到了當代胡楊文化、胡楊精神,也找到了博大與精微的胡楊山水美學體系。在這個“尋找”過程中,張凌超對胡楊精神的思考與構建,已達半個多世紀,對胡楊山水的寫生、創作、研究已達20余年。張凌超的藝術探索足跡,是伴隨著胡楊生命歷程,真正把藝術家生命意識融入到了胡楊山水大自然之中,找到了胡楊與天、地、人之間的感應,找到了人類命運的頑強與精神的律動;找到了中華民族生生不息、奮發圖強的生命之源。作為當代山水畫家,張凌超年逾古稀,仍然以胡楊精神邁著堅定的藝術探索步履,踏遍了塔里木河流域,深入新疆、內蒙、甘肅等大漠戈壁深處最美的風景,將胡楊、戈壁、大漠、山水、天地、人文、生命等文化元素融會貫通,營構一種當代胡楊山水藝術審美空間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金色旋律》100×245cm

中國山水畫的生命意識,是當代山水畫家需要傳承和研究的藝術課題,真正需要的是藝術家深深的思考和探索。在張凌超看來,中國山水畫,自隋唐人物畫山水背景剝離成科以來,穿過歷代山水畫家的藝術巔峰和文化煙云,可以看出,山水畫始終沿襲古代經典山水的前輒之路,坎坷翻越,迷茫徘徊,奔突跌宕于荒漠深處,彷徨于尋覓一路綠色流響和生命甘泉的泥途。或問:當代山水畫,過度摹古、臨古、拘古、泥古,以致于古代山水從“三遠”模式(高遠、深遠、平遠)到陳陳相因,亦步亦趨,定格不化,千山一律,千水一面,不知山水畫的“生命空間”在哪里?不知山水畫的“藝術空間”在哪里?

生命是山水藝術的一種文化痕跡;

藝術是山水生命的一種文化痕跡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洗禮》96×135cm

從自然山水到藝術山水,總是由荒漠走向甘泉,又從甘泉流向荒漠,再從荒漠奔向甘泉……山水畫的藝術價值,就是在這種往復與沖撞、迷茫與自覺、傳承與創新的磨礪中,旨歸于一種自然山水的藝術表達形態和大美之境。

當畫家由自然山水中的“小我”蛻變為藝術山水中的“大我”之時,山水畫的文化底蘊為之深厚,藝術境界為之宏闊;而山水畫的生命意識覺醒,就在于畫家不斷地跋涉尋找自然山水中的文化層面、人文思想、民族精神、藝術元素的整梳與激活,山水意境的疆域拓展等等。這個尋找“大我”的過程,就是畫家成長與成熟、傳承與創新、突破與提升的必由之路。從而可見,山水畫藝術的突破點,即在于畫家傾力尋求一種獨特的“山水題材”。這種獨特的“山水題材”,與古代山水文化底蘊、與當代文化背景,與畫家的文化認知,以及畫家的繪畫理念、藝術思想、境界營造、藝術風貌的呈現等文化因素,縫合默契,共建一個藝術審美空間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桃花流水春意濃》120cm×240cm

張凌超先生就是這樣一個融匯胡楊生命血脈和胡楊精神的藝術家,他是一個雄渾剛毅、探索不止的荒漠挖泉者。傾其畢生的心智,張凌超選擇了大漠胡楊作為山水畫的獨特題材,并在幾十年的藝術歷練中,形成了獨特的“胡楊山水”國畫風貌。

縱觀張凌超的“胡楊山水”國畫藝術,展現的是一種博大精深的“胡楊文化”和“胡楊藝術”歷史文本和當代畫卷。這么一個無限延伸的“胡楊山水”審美空間,獨立于荒漠深處的胡楊題材,已經與中國傳統山水的人文思想和藝術取向,以及博大精微的時代精神融會貫通,構筑一種“荒漠與甘泉”、干裂秋風與杏花春雨的“胡楊山水”的藝術境界和美學體系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雪山滋春林》360×100cm

由此,品讀張凌超的“胡楊山水”藝術,需從以下幾個層面觀之:

一是藝術理念的擎舉與獨創。藝術理念的形成,對于一個有較高藝術成就的畫家來說,至關重要。但凡歷代藝術大家的山水作品,非同一般的技巧畫匠所能企及者。張凌超是一位有文化內涵的山水藝術大家,其藝術巔峰即在于他的“胡楊山水”。這是因為,張凌超既有古典傳統的“魏晉風骨”文學自覺與養頤,又有當代人文思想的奔涌和藝術境界的開采;他把本體生命歷程與“胡楊山水”生命意識交融一處,在走出傳統山水技法“荒漠”的過程中,不斷尋索當代“胡楊山水”的綠洲與甘泉。這就是張凌超的“胡楊山水”藝術境界的崇高之處,也是張凌超“胡楊山水”藝術渲染與張揚的生命力所在。不是嗎?胡楊這種植被于西北邊陲荒漠自然深處,抗干旱、抗鹽堿、抗風沙、抗酷暑抗嚴寒…..那種抗擊生命荒漠化的頑強和對生命甘泉的探索,足以支撐起一座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豐碑,日月同鑒,天地縱橫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?

二是藝術境界的博大與蒼茫。意境是山水畫的靈魂。畫家要用獨特的感悟和精神氣質,用生命的能量和心靈的感應,捕捉胡楊外形與內形的文化因素和藝術美感。南朝謝赫在他的著作《畫品》中說:山水畫的品評,講求意境,第一是要“氣韻生動”。謝公是從山水畫的整體形態品出“意境”的營構,對于山水畫藝術境界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。

“意境”的構成,首先是要畫中有“意”,這就是畫家的思想情感,其次是畫中有“境”,即“意”理縱橫馳騁的疆域。張凌超的“胡楊山水”,在充分感悟中國畫意境美學的同時,在“博大精微”時代精神的引領之下,將傳統山水文化、人文思想、藝術理念、筆墨技法、激蕩情懷等多種文化元素,根系于荒漠深層的胡楊生命之樹。荒漠自然之胡楊,在畫家張凌超心中和筆下,已經成為“山水胡楊”、“生命胡楊”、“藝術胡楊”;如此,荒漠與胡楊生命的沖撞、磨礪、更加映襯和彰顯“胡楊山水”的甘泉之美;從而構建一種胡楊文化、胡楊藝術的民族精神“圖騰”,這也是張凌超“胡楊山水”的文化價值與藝術價值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路漫漫》68×138cm

三是藝術品貌的超卓與新奇。從張凌超的“胡楊山水”藝術的表達形態來看,不僅在其作品中植入古典山水的根系文化、生命情懷和時代精神,而且,還在藝術品貌的出類與獨創中,融入現代文人山水的深遠、博大、放縱、寥廓、崇高、永恒的文化意念,以及神奇胡楊與山水自然的取勢,使奔涌的激情在夸張的動感構圖與佛禪的機鋒、回歸于天地莽蒼、胡楊永恒的文化氛圍之中,非常超卓地形成一種新奇的藝術審美空間。譬如,他的代表作品《胡楊魂》、《大漠之魂》、《大漠衛士》、《生命贊歌》等,通過多元文化元素的組合、提純、渲染、夸張、放量,表現和升華了作品的鮮明主題。因此,構圖技法更是收放自如,放,則放達極致,或特工胡楊滄桑之肌理,或寫意胡楊茫茫之深林,或歲月風化、荒漠彌漫下胡楊的生命奇跡……畫中胡楊,處處顯現出荒漠與甘泉的強烈對比,枯潤結合,春秋筆墨;取法宋元,功力扎實,古意盎然,造型夸張與嚴謹,色彩放達與渲染,水墨結合青綠,既有水墨山水的寫意性,又能在蒼茫的墨色之外保持青綠的俊逸和典雅,呈現“肇自然之性,成造化之功”的藝術風貌,讓心靈的幽深曲折與自然默契呼應,交融一體。既有民族意蘊,又有現代意識,蒼茫博大,意境深邃,人性雕塑,靈心見骨,體現出卓爾不凡的生命氣象。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千巖萬壑松鳴泉》

這胡楊已非大漠自然中的胡楊,而是畫家奔涌激情與茁壯生命托舉的藝術胡楊;極致干枯沙化的胡楊與綠意涌動中的胡楊,歲月風化、天地滄桑,唯生命之甘泉,滋潤和幻化出“大漠胡楊”、“山水胡楊”、“藝術胡楊”。這胡楊,是人格美化的,是山水造勢的,是藝術浸透的,整體品貌蔚為壯觀;這山水文化和山水精神的胡楊,是荒漠深處的生命體系,千姿百態的胡楊,傲骨屹立的胡楊,巍峨險峻,萬千氣象,是可謂“極目金黃千里秀,自成一景閱滄桑”,給人一種雄渾蒼茫、博大深邃的文化傳奇和藝術美感。

透過張凌超先生的“胡楊山水”藝術,仿佛看見,中國當代山水畫的發展,獨辟一線前行的方向;正在走出泥古傳統“荒漠”的歧路,再現新文化山水畫題材的獨特性與新穎性,再現當代山水畫生命意識的覺醒與突起,其風頭正健。期待的是,張凌超先生能否再現“胡楊山水”的新語境?能否再展波瀾壯闊的“胡楊藝術”新畫卷?唯其不畏艱險,勇于跋涉,方能荒漠遠行;唯其莽莽萬里,挖泉不止,方得初心。

(作者簡介:李克儉,著名美術評論家,中國作家)

當代著名畫家張凌超藝術賞析

《魂舞》68×138cm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廣視網、駐馬店融媒、駐馬店網絡問政、掌上駐馬店、駐馬店頭條、駐馬店廣播電視臺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,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,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:http://www.tinpw.com/showinfo-180-238173-0.html,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。

責任編輯 / 董華偉
審核 / 平筠
終審 / 張凱旋
快速编织锁子甲方法 福建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大概率900平刷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 江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在ipad上怎么下载软件 加拿大时时彩官网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 kk娱乐机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永城福彩中奖